【編輯室報告】他都敢救你、照護你了,你怎能不敬重他呢?

我承認,《護理崩壞!醫療難民潮來襲》書裡的故事,比我下面寫的內容要好看、感人又實用一萬倍,但是站在平衡報導的角度,囉嗦的編輯還是要跳出來,用非醫護人員的角度說說話。

話說我這個人呢,從小就是個擁有「事件體質」的孩子。所謂的事件體質就好比名偵探柯南、金田一之輩,總會遇上一些特殊事件,例如:我小學時,某天騎著腳踏車到街上閒晃,卻在路旁被荷槍實彈還拿著盾牌的警察攔下,接著一陣密集槍響過後,親眼目睹到十大槍擊要犯X落網。或是在高速公路上,眼睜睜地看著幾顆大輪胎跟一個人(也許那瞬間已經是屍體狀態)越窗飛過,還有幾輛停在車道中央,但已經看不出原車形狀的廢鐵堆。甚至呢,連捷運或是高鐵廣播有乘客不適請求醫護支援的時候,那位不適的乘客多半就在我搭的該節車廂。不過呢,儘管自己知道是事件體質,但偏偏我天性膽小又資質不佳,所以並沒有因此成為名偵探。

但我還是覺得,應該學些急救醫療知識跟技能,最起碼遇到事件時可以自救救人,所以大學的時候,就報名參加了急救員訓練班,還拿到了一張急救員證。

我記得當時教我們的老師是這麼說的:「有這張證書的好處,就是你幫忙做CPR的時候,要是壓斷對方肋骨(據說就連專業的老手也可能發生這種悲劇),不會被告。」那時我真的覺得,拿到這張急救員證,真好。

然而時過境遷,不久前我跟熟識的醫生提起這事,他卻心狠手辣的以淡定的態度跟秒殺的速度,摧毀我的美夢。他說:「有這張證書,你可能更會被告喔!因為對方會認為你『理所當然』的該救活他,而且更不應該發生壓斷肋骨這種『不專業』的事。」那時我真的覺得,急救員證過期了,真好。

說實話,今天不管我是否持有那張證件,當我面對一個失去意志的陌生人,甚或自己的親友躺在地上,需要做CPR時,我真的不敢保證自己有辦法冷靜的去檢查他的脈搏、呼吸,甚至是去對他進行專業的CPR。所以,我真的很敬重跟佩服那些急救人員。

甚至退一萬步的回想,小時候我在病房幫自己的親人做看護時,老是嫌棄他的屎尿髒臭、痰很噁心,甚至有時候還會覺得輪班當看護真是倒楣。所以當我親眼看到護理師幫長期臥床的親人換尿布、拍痰,甚至只戴著薄薄的塑膠手套,就徒手挖大便的時候,我都會覺得自己很不應該。

照理說,生病的病人是我的至親,而護理師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人。但他們卻可以做到我做不到的事,我真的十分汗顏。或許有人會說,那就是他們的工作呀!那是他們的專業,這是「理所當然」的事。但其實,換尿布、挖大便跟拍痰這些瑣碎的小事明明就跟護理專業沒有關係,因為就連不專業的你我,也做得到這些事,就像我們小時候,爸媽幫我們換尿布一樣,幫自己的親人做這些事,才是「理所當然」的吧!所以,在做這本書的過程中,每篇文章都像銳利的刀鋒,深深的刺痛著我的良心。

我們總是習慣幫某人冠上個大帽,然後就覺得他「理所當然」。弄個「台灣之光」,理所當然他就該拿到奧斯卡獎,或是天天勝投、場場贏球。冠個「白衣天使」,理所當然他就可以立刻可以從凡人肉胎,昇華成為不會餓、不會痛、不怕罵、不怕累、不怕被告、不會生氣,只會照護你、伺候你的天使。甚至有人認為中文系畢業的,就「理所當然」地應該會唸所有國字(拜託!我們又不是字典系)或是不會寫錯別字(正所謂人有失足、馬有失蹄、吃餅哪有不掉芝麻粒?)。但這些對我來說,都不覺得是「理所當然」的事。

我相信,現在還願意在醫療現場工作的人(不管是自願還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),都有顆與眾不同、宛如天使般的善心,而他們絕大部分也都覺得救你、照護你,是他的專業也是份內的工作,所以他們不會奢望你一定要送他禮物、禮金,或是匾額、牌坊(這舉例好像過時了點),只願你住院的時候天天好眠,然後早早康復;只求死神願意放手,讓你多活些許時刻;只希望你離開醫院的時候(不管是走著出去還是躺著出去),起碼都能得到一句:「謝謝這段時間的照顧。」好吧!現在可能還希望你或你的親友「因病」不幸往生時,或是半身不遂時,或是少了某個器官的時候,家屬可以不要按鈴告他。

儘管你最後還是會告他,但在這前提下,他都敢救你、照護你了,你怎能不敬重他呢?

新書活動 & 講座  更多編輯手札  更多媒體報導

相關推薦閱讀:

  1. 【編輯室報告】他都敢救你、照護你了,你怎能不敬重他呢?

發表留言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